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把它买来送给女孩子,这样她就可以跟同学炫耀‘你看我有自己的化妆品哎!’”在网上为孩子挑选节日礼物的孙女士,被一段带货视频吸引了目光。女主持人捧着儿童彩妆套盒,用夸张的语气引导观众下单。在同学中间炫耀自

把它买来送给女孩子,这样她就可以跟同学炫耀‘你看我有自己的化妆品哎!’”

在网上为孩子挑选节日礼物的孙女士,被一段带货视频吸引了目光。女主持人捧着儿童彩妆套盒,用夸张的语气引导观众下单。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在同学中间炫耀自己有化妆品?孙女士在心中打了个问号,没料到身边的朋友却表示不足为奇:女儿也有化妆品套盒,玩具店里就有买啊!

儿童化妆不再是舞台表演的“专利”

“时代不一样了,我不反对孩子节假日淡妆。”

赵琳(化名)的女儿今年读五年级,从幼儿园起,孩子就开始学习舞蹈,经常登台。出于表演妆容需要,孩子从小对化妆就不陌生。进入小学后,她发现孩子慢慢有了爱美的意识,每次表演完都不舍得卸妆,总要拖到晚上洗澡再弄。直到后来,女儿提出了想要属于自己的化妆品。

考虑到孩子演出需要,赵琳给女儿网购了化妆品套盒,收到礼物的孩子表现得很开心,迫不及待试了试效果。舞台表演之外,孩子偶尔也会给自己化个妆。

但同时,赵琳也强调:“平时还是要朴素,舞台表演外,极偶尔的允许打个粉底涂下口红。”

王佳(化名)也曾给刚刚读小学的女儿购买过化妆品,什么品牌的她记不清楚,只记得这是一套凯蒂猫主题的儿童彩妆。她把这当做玩具,女儿和小闺蜜玩游戏时,拿出来互相涂涂眼影。

“就当做扮家家玩一下,很快就消耗完了,不会带出门的。”王佳说,“孩子还小,不过也开始看到小女孩中间对化妆品感兴趣的苗头,有偷偷带唇膏到学校去的同学。”

给娃买了儿童化妆品套盒的还有三年级女孩家长李晴(化名),孩子会在同学生日会、到剧场看表演时给自己涂涂画画。

“她认为重大的事件,会让我给她涂睫毛膏,总觉得那玩意儿美滋滋的。”李晴说,自己的从孩子小的时候就注重给孩子涂防晒,抵抗紫外线,孩子大点了就开始有自己的判断标准——什么时候需要“妆扮”一下自己。

她告诉记者,因为孩子的皮肤敏感,她从来不在网上采购,所有的化妆品都是到知名商场的专柜采购。“商场的供货商要经过审核,总比网上不知道哪里小作坊生产出来的东西安全可靠有保障。”

从事7年化妆师职业的阿宁(化名),在南京路一家化妆品店工作,早在她还是化妆学校学生的时候,就经常到中小学为孩子化舞台妆。

阿宁说,在店里偶尔会见到家长带孩子来选化妆品,不过都是比较基础的彩妆,个别的时候有遇到中学生自己来购买,也遇到过来买粉底的男生:“我们不会质疑或者打探顾客,但看得出是学生的打扮。”

儿童化妆,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兴趣特长和舞台表现力的培养,参加表演前一般都要上妆。但如今,彩妆似乎不再只是登台表演的“专利”,它正逐渐走进孩子们的日常。

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

王佳、李晴买给孩子的儿童彩妆套盒,不仅玩具店有售,网上也卖得很火。在“温和无毒”“适合孩子肤质”的营销宣传下,他们购买此类产品,也是考虑儿童专用更符合儿童肤质,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记者走访了上海一些中小学门口的文具店和大型商场儿童玩具店,发现其中部分店铺正在出售各式儿童化妆品套盒,一些店面更是单独辟出柜面展示——手提箱、笔记本电脑、花瓣、爱心……造型各异的套盒里,眼影、腮红、唇膏、唇彩、指甲油等一应俱全。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这些化妆盒大多以冰雪奇缘、凯蒂猫等儿童喜爱的动画形象作为包装

置身于种类庞杂的儿童玩具当中,包装上明确标注着“彩妆产品”的到底是玩具还是化妆品呢?

“这应该是给芭比娃娃化妆用的吧?”一位店员在向记者介绍产品时,并不能讲清楚这些套盒的用途,她建议保险起见,不要给孩子脸上用,可以给娃娃化妆。

但在另一家玩具店内,店员则明确表示,许多孩子买回去就是给自己涂涂画画扮家家用的,“刚刚卖掉了一套”,说罢她从货架里面翻出了一个粉色的套盒,告诉记者这是最后一套了。

在购物平台查询儿童彩妆,相关链接顺次排开,其中也包括记者在商场见到的同品牌套盒,产品介绍页面提到“真正可以化妆,不止于过家家”,并称已获得迪士尼官方授权、国家3C认证。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在网上琳琅满目的儿童彩妆产品链接中,销量显示不乏月售百余件甚至千余件的商品,商家普遍宣称产品获得卡通形象官方授权,采用温和无毒、采用水溶性配方,适合孩子的肤质。

在一家发货地标记为“上海”的月销1000+、收藏1万+的儿童彩妆套盒页面,不同类型的化妆套盒价格分别在58-279元不等,产品宣传页显示,该系列化妆盒15项指标均大幅高于国家标准,唇彩口红主要成分为食品级原料。

评论区里,给孩子买化妆品的家长多出于两个原因:孩子“爱美”总想用妈妈的化妆品,或者看到电视上或者小伙伴有人在用。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家长晒出的照片里,孩子们有莫有样地对着镜子涂口红

当记者以担心安全问题为由向客服咨询时,对方回答:“儿童化妆品采用的都是纯植物环保原料,无添加化妆品配方,不含防腐剂,保护孩子肌肤,温和无害,不会对小朋友造成任何影响,可以放心使用。”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种种宣传表明,这些儿童彩妆并非只是给娃娃化妆的玩具,而是被定义为专门针对儿童设计的化妆品。

但通过购买评论发现,不论是商场同款的还是其他网店在售的化妆品套盒,基本都出现了关于儿童使用后过敏的图文反馈。孩子的皮肤红肿,甚至出现溃烂。部分家长对化妆品质量提出质疑,并向商家维权。

上脸10分钟就过敏起疹子了,密密麻麻一片,很可怕,以前玩大人的化妆品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还是谨慎购买吧。”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商场在售某同款儿童化妆品套盒,购买者的反馈过敏

我家娃就因为我送了化妆盒做礼物,现在脸成这样了!娃还老想挠!去医院看医生说是过敏给开了药,批评我为啥给孩子买什么化妆盒,都是化学物质!”

一位家长表示,在使用了某款儿童化妆品后,孩子面部红肿过敏,连邻居家一起玩的孩子也没逃过“中招”。还有家长反映孩子皮肤出现溃烂,送医后被明确告知是产品问题。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显示发货地为上海、月销1000+的某儿童化妆品套盒的过敏反馈

记者购买了一套网上销量较高的儿童彩妆套盒,打开包装,颜色鲜艳的化妆品散发着浓重的甜味,唇膏的质感与蜡笔相似,唇彩触感黏腻,指甲油的确可以剥离同时气味较重。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查看这些面向儿童的彩妆产品成分表,显示有矿油、聚丁烯、云母、香精,有的甚至出现了辛甘醇、滑石粉、着色剂、山梨酸等成分。

按照有关要求,滑石粉应远离三岁以下儿童口鼻,香精和着色剂应少用或不用于儿童化妆品。辛甘醇和山梨酸都是常见的防腐剂,与商家宣称的不含防腐剂并不一致。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几款儿童化妆品成分表

儿童皮肤屏障不成熟,专用产品规范界定难

过敏反馈不断,质量存疑,是产品不合格吗?

尽管出现在上海的商场以及显示发货地为上海的网店,但这些化妆品的生产地大多为广东,以记者购买的热销套盒,生产地是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

在国家药监局的“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服务平台”上,记者根据几款商品标注的信息,均查询到了相关的备案电子凭证。一些彩妆套盒还同时进行了化妆品备案和玩具合格证申请,给产品加上“双保险”。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

↑其中一款儿童彩妆的备案信息

既然是具备妆字备案的合规产品,为什么会有不少家长反映孩子使用后过敏呢?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国际化妆品学院执行院长张婉萍分析,孩子来的皮肤屏障功能尚未发育成熟,相较成人更容易过敏,而像着色剂这种对于儿童产品有可能带来潜在过敏风险的成分,却在彩妆化妆品中是非常常见的。

张婉萍说:“化妆品成分是否安全,与原料自身是否安全有关,也存在同样的原料INCI名称,由于来源不同安全性也有差异。当然也存在商家恶意添加某些不合规成分的现象,这类情况引起的不安全现象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如前段时间的‘激素脸’引起的‘大头娃娃’事件。”

在儿童化妆品的规范上,2012年和201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出台过两份文件。

2012年10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制定了《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其中提到,儿童化妆品是指供年龄在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

文件对产品的配方、安全性方面提出了要求。比如,在使用香精、着色剂、防腐剂及表面活性剂时,要坚持有效基础上的少用、不用原则,同时应关注其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加强对配方中使用香精、乙醇等有机溶剂,阳离子表面活性剂以及透皮促进剂等原料的儿童化妆品的安全性风险评估。

在《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对儿童化妆品各类指标有相应的规定,如:滑石粉应远离三岁以下儿童口鼻等。

张婉萍介绍:“儿童彩妆不是一个天天使用的产品,从理论上而言,儿童使用的产品成分应当与成人有所区分,但由于原料种类及应用体系差异性很大,很难针对每一种原料有明确的界定。”

就像记者购买的这款儿童化妆盒,尽管《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中提到的香精、着色剂等成分在儿童化妆品中被要求少用或者不用,但这些成分仍包含该款化妆标识中。本身“少”的定义似乎不那么容易明确界定。

对于儿童彩妆的安全问题,从消费者的角度判断也各不相同。一些家长表示,成人化妆品不适合孩子皮肤,自己是从正规途径购买的儿童彩妆,孩子也并不是经常使用,应该问题不大;也有对儿童彩妆持怀疑态度的,干脆选择给孩子用成人化妆品。

比如李琳,她给女儿买的套盒则选择了市面上常见品牌的化妆品,相比于质量难辨的儿童彩妆,她更愿意相信好口碑的成人化妆品。

美妆低龄化,孩子的“爱美之心”需要被引导

偷偷用妈妈的化妆品,存在于许多孩子童趣记忆的一角。而在当下,伴随着儿童市场更多样化的产品供给,家长育儿观念的变化,“偷偷用”也逐渐走向“大方用”,美妆呈现低龄化趋势。

早在数年前,彩妆业发达的韩国,美妆低龄化已引起过广泛关注。2017年韩国儿童口红销售量同比增长549%,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每天化彩妆的比例为30.5%。《环球时报》也曾报道韩国“儿童专用化妆品”十分畅销,一部分是根本没有标记成分的不良化妆品,即便是标记成分的化妆品,也含有不合格的成分。“变得像妈妈一样漂亮”是韩国美妆博主给孩子们推荐化妆品常用的一句话。

正如孙女士在直播平台看到的主播推销儿童彩妆时的“可以向同学炫耀”诱导式语言,少年儿童面临的丰富选择之外,还有来自媒介输出的影响。家长该如何引导孩子的好奇心呢?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特聘高级咨询师陈默认为,舞台表演之外,孩子们萌生化妆的想法往往来源于两个方面:模仿家长和媒体影响。

对成年人的模仿比如在家中看妈妈化妆,媒体信息比如美妆广告、真人秀节目、直播卖货等,都会对孩子的兴趣点产生影响。

就美妆低龄化的现象,陈默分析,不论是从媒体上还是从家长这里,如果孩子接触的信息都是女生要爱美、漂亮才是好的,那注意力就会放在怎么打扮自己上,而事实上,儿童处于思维开发的关键期,是有很多更有意义的方向可以去关注,家长的影响很重要。

“小孩子对化妆是没有什么天然的爱好的,他们脑子里都是玩,真正有爱美的意识,也是到了青春期的时候。孩子的好奇心需要被引导。”陈默说,“遇到孩子提出想要化妆品的想法,家长可以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玩一玩,偶尔拍些彩妆照片都无伤大雅,对于他们来说这和玩具是一样的,不应该过多地让孩子把注意力放在化妆上。”

经常带领学校的合唱队、舞蹈队、管乐队登台演出,上海师范大学经纬实验学校综合教研组组长余玲花认为,可以给予学生发挥特长的空间:“如果学生在比赛、演出中接触到化妆,有这样的爱好,愿意主动去学,可以引导其在团队中发挥特长,演出前简单地帮助大家去打打底、画画腮红。”

对于学生的日常装束,她强调:“在生活中,学生们应以朴素自然为主,在学校中没有学生化妆也不提倡化妆。”

来源:周到

美妆低龄化,儿童彩妆套盒热销过敏反馈不断,孩子的“爱美之心”如何引导?就分享到这里,想看更多、、就小乖乖(www.xiaoguaiguai.com)。

本站部分图片和内容来自互联网收集和整理,不得用于商业用途。编辑:美妆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guaiguai.com/n/819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