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博主成长记

颜值经济、网红经济正渗透到儿童群体,孩子们也被卷入美妆内容的风潮中。几岁的孩子们在镜头前、直播间里,顶着“全网最小博主”的名头和小学生的身份,教大家画“猫咪妆、蜜桃妆、冰雪奇缘妆”。热搜体质的儿童美妆

美妆博主成长记

颜值经济、网红经济正渗透到儿童群体,孩子们也被卷入美妆内容的风潮中。

几岁的孩子们在镜头前、直播间里,顶着“全网最小博主”的名头和小学生的身份,教大家画“猫咪妆、蜜桃妆、冰雪奇缘妆”。热搜体质的儿童美妆博主们,收获着蜂拥而至的关注。

9月新华社发表文章,批评了5岁幼儿教化“纯欲蜜桃妆”现象,严肃声明美妆博主低龄化风潮该刹一刹了,引起了更广泛热烈的讨论。现在在各大社交媒体搜索“小学生化妆”,已经看不到相关的内容。

从上个世纪的童星、几年前的童模、到如今的儿童美妆博主,随着视像媒介的诞生和发展,儿童和成人世界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过早地接触到成年人的世界的儿童,他们在经历怎样的凝视,又在如何成长?

儿童美妆博主兴亡录

“小美老师”算得上国内初代儿童美妆博主,在两年前就引发不少讨论。未经调色、画质朴素的视频里,她的鹅蛋脸线条圆滑,发际线有些方正宽阔,五官像长在某种小学生“平均脸”上,约莫五六年级的样子。

小美顶着涂成熊猫的眼圈,用颜料刷将纸白的膏体抹在脸上,之后才想起滴上保湿的精华,再用只剩一半的剪刀修剪眉毛,并用一只塑料壳子的橘色唇彩当作遮瑕、腮红、口红、阴影,总之“涂在所有该涂的位置”。

小美有很大的创作热情,但塑料闺蜜小灰曝光了她的姓名、学校,甚至成绩,她不得已删除作品,消失在优酷和土豆平台上。此后,这两位稚嫩小学生博主的视频,被许多年轻人进行二次创作,多是一些调侃式的模仿。

小美和小灰是许多爱美孩子的缩影,她们受到网上成人美妆博主的影响,想把自己打扮的美丽精致。由于缺少经验和钱,她们只能用简单的化妆工具,凭想象力去模仿自己喜欢的形象。

但儿童皮肤屏障功能弱,彩妆会对他们造成一定伤害,有关部门对儿童彩妆产品要求严格。一些投机的商家为了规避检查,把儿童彩妆包装成儿童玩具进行销售,或是在送检备案时删去“儿童”字眼,只显示“化妆品”。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某儿童美妆产品商品外包装, 显示的执行标准为玩具安全国家标准

不恰当地使用化妆品,会影响儿童身体健康,离奇的低龄美妆风,还会影响孩子形成不健康的审美观,并助长攀比心理。点进#全网最小博主在线授课#、#跟小学生学猫咪妆、蜜桃妆、冰雪奇缘妆#热搜话题的网民,不仅有猎奇的成年人,更有许多好奇的儿童。

他们看见视频中的同龄人对各种化妆品了如指掌,熟练地使用着美妆蛋、眼影、睫毛膏,有的孩子像小美老师一样,零花钱匮乏,用红色中性笔、黑色马克笔等工具辅助完成妆容。他们也有喜欢的同龄人博主,每期会看很多遍。

“刚过完5岁生日,化个纯欲蜜桃妆。”“精致女孩都应该用,我都用了8瓶了,快让妈妈给你买吧!”香甜的音乐背景下,身穿露肩短裙的少儿“网红”卷出成熟的大波浪发型,对着镜头嘟嘴眨眼。

这个孩子脸蛋漂亮,眼神里却有几分超脱年龄的世故。稚嫩红润的手指摆弄着爱心、花瓣、马车形状的彩妆盒,用清脆的娃娃音熟练而高扬地介绍道,“这是某某品牌寄来的腮红,非常可爱”。视频里挂着儿童护肤套装的链接。

评论中的同龄人生出惊叹和羡慕,向少儿“网红”请教化妆步骤,询问如何购买同款化妆品。许多孩子看了这些少儿“网红”的视频后,也纷纷开始尝试化妆。

儿童彩妆产品并不是大众类产品。它是为艺术类、演员模特等方向的孩子设计的,供他们在特殊场合短暂使用,但少儿“网红”在宣传中并没有交代这一点,只是一味地推荐购买。有人发问,这不是海底捞为了哄食客开心赠送的芭比娃娃玩具吗?这条评论得到过十几个赞,沉底了。

互联网时代,成年人的价值观更容易影响到这些孩子们。有些儿童陷入容貌焦虑,沉迷化妆,被利用打着软色情的擦边球。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被指“儿童性商品”的广告

视频里,孩子们懵懂地说着“心机”“绿茶”这样的词汇,甚至不甚灵活的口齿间,掉落出“纯欲”“斩男”等软色情词汇。“这些内容被小孩子说出来,又被小孩子看到,影响太恶劣了。”家长秦女士蹙着眉头,十分担忧。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消协专家委员会专家朱巍认为,“过早地让孩子接触化妆,会使孩子难以建立对‘美’的正确认识,一些孩子的审美观会变得非常单一,还会使孩子忽视对心灵、智慧,以及自然美和多元美的追求。”

表演和观看的未成年人深受其害,而背后的成年人赚得盆满钵满。

头部儿童博主拥有巨大的商业价值。最著名的要数国外9岁男孩RyanKaji,他曾三登YouTube网红收入榜首,年收入超过1.8亿元。国内各大视频平台上的萌娃们,有的一周涨粉数百万,账号迅速位居平台前列。

在这个流量即是金钱的时代,孩子们成为他人赚钱的工具。一些美妆品牌借助这波流量为自己打广告,家长也目光短浅,唯利是图,辞去工作,名正言顺地当上了“啃小族”。

考拉海购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儿童彩妆消费同比2019年增长了300%。Euromonitor调研也显示,2018年儿童护肤品的国内市场总额达到197亿人民币,预计到2023年可达400亿人民币的规模。

家长获得了收入,品牌得到了推广和声量,话题被推上风口浪尖,引发大规模声讨。专家指出,引导少儿进行美妆产品代言,并拍摄上传视频涉嫌违反广告法,有关平台应尽快下架违法内容,整改相关板块,对存在违法行为的家长、审查不严的平台依法追责和教育。

一些几十万粉的b站up主的投稿界面,如今只剩下零落的几个视频。不再热闹的评论区里,新关注者带着疑惑到来,又离开。只有老粉知道,这片互联网沙滩曾发生过怎样的震荡。

异时空的童星童模遭遇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今天的儿童博主,并不是第一次被成年人的审美凝视和操控的对象。在不同的时空,早已有童星、童模经历着同样的境遇。

1935年,7岁的秀兰邓波儿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特别奖,成为家喻户晓的儿童演员。这位年纪最小的奥斯卡奖得主,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微笑时露出一对甜美的酒窝。

她被《纽约时报》评价为“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儿童演员”,这个小洋娃娃在世界影迷心中就像是人间遗落的天使,是好莱坞的票房保证。罗斯福也称赞她——为大萧条时期的美国人带来了微笑。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秀兰邓波儿剧照

微笑的另一面是伤痛。人人爱她清甜明媚的笑容,却少有人注意到她在影片中遭遇的性骚扰。4岁登上荧幕,22岁息影,多年后她在采访中袒露自己童年的真实处境。“我只做了两年的婴儿,其他的时间都在工作。”

她总扮演妓女、夜店女郎,甚至穿着抹胸和超短裙,做与年龄不符的性感动作。她出演的电影中,有许多性暗示意味的细节,白色的奶油、乳液被涂抹、滴漏在乖巧的面颊和樱桃小嘴上,还有与监护人转为情人关系的故事桥段。

她在自传中自述,“好莱坞的头号问题是恋童癖,一直都这样。我14岁时就被他们包围了,直到长大才知道,我周围那些人就像秃鹫。” 邓波儿12岁时受邀参加《绿野仙踪》的选角,制片人带她和妈妈进入办公室后,突然扯下衣服,试图在沙发上侵犯母女二人。这被圈内称作“邓波儿白色沙发事件”。

当时有批评家说,那些好莱坞导演该被枪决,但这种微弱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2014年,纪录片《公开的秘密》揭露了好莱坞黑暗的恋童秘密,许多已经长大的童星,目光晦暗地回忆当年被侵犯的经历。人们终于得知这些不堪的事实。

美国小说家和文体家纳博科夫曾虚构过一位非典型的恋童者形象,以文体家的笔触将其精神活动撰写成了名著。1955年出版的《洛丽塔》里,他以第一人称叙述了中年男子亨伯特对少女洛丽塔的痴迷情欲和追逐,漫长深入欲望历程的追溯中,道德谴责与法律罪行在人们心中变得模糊不清。“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诗的糖衣含在人们的嘴里,祷词里的罪恶感不复。

恋童者用语言表达的含混与松量、权力地位的悬殊与暗角,可以很容易掩盖自己的罪行,但受害者却终生不能得到治愈和解脱。

台湾作家林奕含在2017年出版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将自身经历写进了中学生房思琪被年长的男老师长期圈为地下情人的故事。房思琪有着“一张犊羊的脸”,在“捕猎者”眼里她天真、纯洁且脆弱。她的国文老师用文学的梦幻包装着对她的求欢,房思琪想,“那眼睛只是看着你就想要承诺你一座乐园”。被侵犯的房思琪没能得到救赎和谅解,真实世界里的林奕含勇敢地剖开自己真实的血肉,展现身陷的泥沼,却在26岁自杀离世,用死亡换取一点宁静。

历史上恋童和将幼童“纯欲化”的行径相辅相成,发生在世界各地每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各种低龄美少女写真杂志铺天盖地,初高中女性援助交际被合法化,女学生“原味”贴身衣物被开店收购并贩卖。

日本男性群体涌现大量恋童、恋物癖,幻想掌控幼女,拐卖诱奸女孩的犯罪份子。90年代之后,日本政府才全面禁止纯欲幼女的宣传,把年龄幅度上调到16岁以上。

后来童模进入市场,近年也暴露出不小的丑闻。

李恩采是韩国当红童模,有一张甜美而清丽的脸,照片里总是呈现出小大人的女性美感。她母亲是职业美妆博主,在李恩采4岁就开始给她护肤,6岁开始化妆。同年正式出道后,李恩采凭借出众的外貌和精致的妆容快速吸粉,母亲干脆为她开了频道,专门教粉丝化妆和做发型。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李恩采的模特照, 面部神态和身体看起来不很和谐

变故始于李恩采10岁那年,母亲发现她再没长过个子。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告知,实际年龄不到12岁的她,骨骼年龄已经达到了16岁。医生说,因为她过早地使用化妆品,体内雌性激素水平过高,导致性早熟,而且骨骼闭合,她以后几乎没有长高的空间了。

国内人们开始关注到童模群体始于2019年,童模妞妞在拍摄中险些被妈妈踹倒,引发舆论争议。

妞妞拍摄的地方在童装小镇,位于浙江湖州织里。身高不到100cm的她,正处于童模的黄金时期。她一天要换100多套衣服拍摄,高强度的工作中,家长是现场唯一对童模情绪负责的人。如果拍摄时间延长,场地费、人工费都要上涨,为了防止自己的孩子被替换,家长有时会批评甚至打骂孩子,要求配合。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业内用“尺寸”指代不同身高的童模, 表述里带有浓重的商品属性

父母投资赚取了利润,商家获得了流量和交易,摄影师完成了工作。而孩子的世界,只有换不完的衣服,和在镜头前各种各样的摆拍。很少有人真正在意他们经历了什么。

观念的变迁,利益的权衡

在对儿童认识的基本方面,许多心理学家、哲学家都有独特的贡献。18世纪的卢梭在《爱弥儿》中认为,儿童期是个体生命发展的重要时期,儿童个体独立于成人,有自己的尊严和权利,只有享受了童年生活,身心才能得到连续的发展。

1982年,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在《消逝的童年》提出,随着现代童年观念的“发明”而得到传递和建构的现代文化精神,日益屈从于电子媒介逻辑,在今天的社会文化中与童年一同不断流逝。

值得警惕的是,“童年的消逝”与整个社会时代和文化观念的变迁有关,是操纵媒介的人的文化观念、儿童观、经济利益决定了他们要美化和鼓励儿童成人化。

在时下的社会氛围中,一些成人以他们的需求来确定儿童内容的主题,例如塑造“小大人”样的儿童形象。即使表现儿童的天真,也是为了装点成人社会,表达这些成人所要表达的思想。这样的天真其实早已不是儿童天性的自然表现,而变成了一种儿童需要学习和掌握的表情,这被一些媒体工作者戏称为“电视操练”。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假笑男孩”被消费后显露疲倦

在今天,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儿童做美妆博主这件事有所疑虑,支持者不在少数,包括许多孩子的父母。在各个平台上,不乏主动晒出孩子化妆、打上类似#全网最小美妆博主#话题标签的父母。他们或许并不靠这样的视频来博取眼球,只觉得这是一件可以分享出来的开心事。

这一代孩子的父母,多数都是互联网资深网民,其中不少人更是专业美妆博主的目标受众。考拉海购相关报告数据显示,“85后”妈妈是主动给孩子购买化妆品的主力军。她们相信爱美就是人的天性,自己在不断追求美的同时,也会给孩子购入化妆护肤品。

倘若小孩子本身出于对化妆的好奇去做美妆博主,或许不是坏事。但无论是家长、平台方、还是监管部门,都应该对孩子做到监管的责任,让孩子在个人意愿的基础上用安全的产品分享内容,不能让他们成为博取关注的工具,更应该杜绝所有涉及软色情或者损伤健康的行为。

小红书上一位家长写下自己对0-6岁的儿童化妆的看法。这个时期是孩子的“审美敏感期”,她认为妈妈应该言传身教引导女儿如何根据不同的场合化不同的妆容。

在她看来,“儿童化妆不可怕,可以培养色彩搭配和自信乐观的性格,最重要是选择正规化妆品,用卸妆洗面奶清洗干净,不要伤害儿童稚嫩的皮肤”。

相关规范措施也已经在不断升级。

从2020年7月13日起,国家网信办就发布公告严禁未成年人担任主播;同年11月13日,网信办再出台相关规定,提出“直播营销人员或者直播间运营者为自然人的,应当年满十六周岁”。

越来越多的平台也上线了未成年人模式,并对违反规定的未成年账号进行了处置。大部分小学生化妆的视频内容现在已经被下架。

在儿童博主使用的产品上,2021年6月18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明确了儿童化妆品的定义,并对安全性评价进行了严格要求。

当然,还有许多漏洞亟待解决,比如成人用自己账号带儿童出镜是否需要规范?对市面上违规儿童化妆品有哪些监管和惩处措施?如何规范儿童彩妆广告用语,让确有需要的儿童用上无毒无害的美妆产品?

尽管外界争议纷扰,流量和关注还没有褪去。孩子们内心对于成为美妆博主,或者是做个网红还存在一些向往。

国外一家调查机构曾在2019年对中国、美国、英国三个国家的儿童进行过一次职业兴趣调查,结果显示30%的美国孩子和29%的英国孩子想要成为视频博主,同时视频博主也是在中国孩子的选择里前五受欢迎的职业。

美妆博主成长记

图 | 职业兴趣调查结果

但与其说是他们真的热爱做这件事,不如说更多的是被影响、被引导,逐渐将此容纳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好在,低龄美妆博主终于处在了舆论中心,关注到这件事的专家建议加强对监护人的宣传教育,改进学校美育工作。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说,监护人应该更加慎重,不能为短期利益,让儿童过早接触成人世界。幼儿园和学校也应重视美育,培养青少年鉴赏美创造美的能力。

不要让小孩成为在学会走稳之前,就被逼着跑起来的犊羊。

– END –

撰文 | 夏思祺

美妆热,让儿童博主正在纯欲化:流量和关注背后,童年在消逝就分享到这里,想看更多美妆博主张、、就小乖乖(www.xiaoguaiguai.com)。

本站部分图片和内容来自互联网收集和整理,不得用于商业用途。编辑:美妆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oguaiguai.com/n/828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我们将24小时内回复。
12:01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选择聊天工具: